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聪的博客

我的微博客:http://t.163.com.cn/gengcong

 
 
 

日志

 
 
关于我

还看博客?你过时了……来我的微博客吧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杜庆春:电影,一种生产领域(上)  

2009-07-19 23:1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电影手册/耿聪

电影艺术

电影属性在绝大多数领域作为一个传播媒介出现,只是在一个很小的领域里面作为艺术表现手段出现,或者说,电影艺术这个词,艺术只不过是传播的一个借口而已

 

耿聪:黑格尔在《美学》中论述了属于建筑的庙宇当中,需要一个神,于是产生了雕刻,二维的绘画解脱了雕刻所要承受重量的束缚,而舞蹈又把静止的绘画与流动音乐联系起来,最后到了超脱材质的局限,通过符号就能表现精神意蕴的诗,其中缺少对电影的论述。“电影”与《美学》中其他艺术形式的辩证关系?

杜庆春:我觉得电影的产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变化,其实电影不是作为艺术诞生的,电影首先作为一个技术发明,这个技术发明,就像照相术一样。至于这个发明能干什么,并不是发明者所关心的,可能发明者在某种意义上有一种科学的狂热,或者是说,把这个世界,把这个活动影像记录下来,有这样一个技术上的狂热,电影的产生和艺术并没有什么关系,从爱迪生开始,以及在法国这个发明迅速成为一个牟利的工具,从一开始记录比较新奇的段落,记录一些奇观,也有些日常性的段落,然后就做某种商业性的放映。

耿聪:很多艺术起源都和艺术没有关系。

杜庆春:电影诞生一开始也和艺术没有太大关系,在开始的时候,有些人试图做一些艺术性质的表达,所以存在艺术电影运动,电影制作领域也持续出现一些杰出的人。最早受到艺术界关注的作品,比如说,卓别林的电影就被认为不是那么低俗,另外一些先锋艺术家,试图用电影这个工具来解决在自己领域内的创作,比如在一个二维影像怎样表现时间,等等。至于黑格尔对美学的讨论,我想黑格尔在世的话,如果有幸看到电影诞生,都未必能对电影做一次哲学沉思。

    耿聪:怎们看待电影的“审美功能”?

杜庆春:电影属性在绝大多数领域作为一个传播媒介出现,只是在一个很小的领域里面作为艺术表现手段出现,或者说,电影艺术这个词,艺术只不过是传播的一个借口而已,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作为艺术的电影。可是对绝大多数人,我们可以说电影有审美功能,但是在更多的功能中,电影审美功能比重并不是么多,或者说并不是在黑格尔《美学》里所讲的审美功能,电影审美是一种通俗化的概念。

耿聪:电影是否可以被当作纯粹艺术作品来讨论?

杜庆春:当然在很小的范畴里面,电影可以被当作纯粹艺术作品来讨论以,但是把电影当作纯粹艺术作品来讨论是不是那么必要?在不同的框架里看,有的人说一点没有必要,甚至是很可悲的事情,对于资本家来说,这也是很可悲的事情,除非打着艺术两个字更能挣钱。对于某些人,认为电影应该做更多的社会介入,或者社会传播性工作的时候,当作艺术来讨论,这也是很可悲的事情。我觉得这两种想法都值得思考。

 

耿聪:您认为电影这种视觉符号的价值何在?

杜庆春:其实我本人认为:在纯粹视觉传播表现技巧里面,可以讨论她的这个视觉传达的艺术脉络里面的艺术性,但仅此而已。另外一个艺术的价值是在于,我们反而要思考艺术完全和以前传统艺术完全不相干的概念里面,如果把电影的这种社会现象,看成一个整个人的行为,把这个行为看成一种艺术生产材料,也许比仅仅看成银幕上所呈现视觉观赏过程要更有意思。就是说,电影可以成为一个泛电影性的概念载体。比如说电影和行为艺术结合,电影和大型广场装置结合,这个也许会更有意思,这是我的看法,一言以蔽之,我不太愿意,用那种黑格尔式美学的观点来来讨论电影美学的意义,我觉得那个东西已经毫无意义。

 

电影是什么?

 

电影是一个生产形式,它是一个生产实践的领域,它既是意识形态的生产实践领域,也是某种所谓的美学生产领域,也是某种资本的生产领域,也是娱乐,或者说快感,它让你去回应你内部的被压抑的状况。

 

耿聪:您对电影到底什么思考?

杜庆春:电影是一个生产形式,它是一个生产实践的领域,它既是意识形态的生产实践领域,也是某种所谓的美学生产领域,也是某种资本的生产领域,也是娱乐,或者说快感,它让你去回应你内部的被压抑的状况,这些都是,非要一言以蔽之,电影是个生产实践领域。

耿聪:生产实践领域内的电影是什么?

杜庆春:电影最初是记录万花筒式的场景,比如说一个马戏团的场面,在娱乐场所吆喝,大家来看,我这有狮子老虎,或者说我这有埃及金字塔。这是电影最初的东西,往前进一步的时候格里菲斯这些人,电影能够讲故事,卖故事,说白了就像说书一样,它销售一种叙事产品。因为讲故事也罢,听故事也罢,或者说看故事也罢,消费一个叙事过程,这个叙事过程中间,当然有有高度接近生活自然流程那种叙事,也有高度接近于对古典戏剧三一律式的叙事,这都是不同故事叙事的形态,那消费一个叙事过程,根本是要满足观众的某种自我认同。

耿聪:怎么理解自我认同?

杜庆春:比如说,我们看007,我想詹姆斯邦德,真帅,真酷,真牛比。她的心中能幻想什么东西,这是一个消费叙事过程所得到的一种自我认同需求。那也可以看阿巴斯式的叙事,那里面你可以看到人性是什么样子,生命力是什么样子,我们对自己的生活是可以有对生命的思考,那是一种另外一种自我认同的需求。电影从一个奇观性的东西,转入到依靠,出卖一个叙事产品来完成让观众内心自我认同的消费叙事。

耿聪:诗人导演费穆给编剧李天济讲,《小城之春》要拍出苏轼《蝶恋花》的意境,那个电影透露出来时代意味不可再现,前人王国维讲“一切景语皆情语”, 国外也有诗人导演帕索里尼,谷克多,如何看待这种诗人电影与“消费叙事”的关联?

杜庆春:在商业性、叙事性电影的发展脉络里面,其实从电影的起点到现在都有一个持续不断的思潮,这个思潮就是说把电影看成是一种视觉表达艺术,而不是讲故事的媒介,那这个思潮,一直是存在的。有时候被命名为诗电影,有时候被命名反情节剧的电影,有时候会被看成是某种纯电影,每个时代都会有这样一种思潮,在电影这大地版图内,总占有一小片地方,然后它所积累的丰富表达经验和表达技法,也被讲故事的电影所吸纳。

当然也有些电影是在一个纯粹讲故事电影,纯粹诗电影或者说纯粹视觉电影这两极中间的模糊地带往两边自由的游走,有时候靠近纯视觉电影,时而靠近讲故事电影,不断摆动。你可以说电影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因为这两极产生不同形态,也才有不同的艺术风格,不同作者趣味,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思考。

这里面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当然对某些个人有高下,有些人讲故事是对电影的侮辱,有些人认为电影彻底不讲故事,简直是一群人自我的的小游戏,你自己玩就好了,这个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只是一个选择,或者都是电影语言一种形态,没有那种更符合电影形态。

耿聪:从文字符号来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都属于同一种艺术形态。

杜庆春:是的,你不能说唐诗所表现的人类精神积累一定高于明清传奇小说,你自己可以持有这种趣味,但是艺术里面表达不纯在这种高下之分,表达不纯在高下之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